一位帝国学问题分析家给有意移民海外人士的忠告

转自: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493373-1.shtml

长期从事帝国学分析研究,高凉陈君的观察视界是非常独特与敏锐的,现在就来说说我对中国人移民海外的分析看法。如果本文对有志移民海外的“你”有所启示与帮助,并且能够通过“你”的海外移居实现东亚黄种人基因血液的全球性扩散,我写本文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第一节, 移民之前必须学会分析“政权稳定性”。

作为生于人类史上第一流中央集权控制帝国,而且高度习惯了“社会持续稳定”的现代中国人(中国的强大中央集权政体只使放置于全球范围乃至整个人类文明史上都是成就非凡的),在移民海外时却恰恰好忽视了外国“政权稳定性”上所在存在的巨大致命性风险。

人们总是将中国的生存规律与历史运行法则“硬套”在外部世界的头上,认为地球上所有的政权都“理所当然”地必须象中国中央政府那保持国内社会的“稳定性”;总以为“外国的月亮一定要比中国圆”。却漠视了外部世界“执政能力与帝国强力机构(即军队与警察等等执法与保卫机构)”与中国中央政府所存在的最大能力差距。结果盲目移民,最后让自己或者自己的子孙后代均置于危险,乃至随时“身死族灭”的巨大风险之中。

继续阅读

汉武帝是怎样搞钱的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元光二年)六月,一场发生在马邑(在如今山西北部的朔州)的战役决定了两千年中国的走向。

此次战役标志着汉帝国和匈奴的彻底决裂,此后,匈奴人再也不相信汉朝,双方爆发了连绵不绝的恶战。

这些恶战对于汉匈两方都得不偿失。匈奴人口少,战争消耗大,内部也产生了分裂,到了东汉中期终于瓦解。而战争给人口众多的汉帝国带来的影响,则是帝国财政的崩溃。为了应付战争带来的财政危机,不得不放弃了汉初宽松的财政税收制度,开辟另外的财源,于是,一整套国有垄断、政府干预经济的制度被建立了起来。

这种财政制度横跨了两千年,直到今天仍然存在。可以说,它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牌,产生的连锁反应不仅导致了一场影响中国财政的大变局,也进而影响了中国两千年的经济发展,让我们至今仍然在消受那次战役的负面结果。

继续阅读

白马·论坛·民主

转自:月兑会 作者:生活在别处

近来比较少上月兑会,今天艰难墦墙进来,气喘吁吁,竟然看到“分裂”,有点惊讶。仔细一看,原来月兑要搞资产阶级革命,民主试验田,难怪要“分裂”了,当年预备立宪和后来的姓社姓资争论不也要“分裂”嘛。

看到月兑会在高瞻远瞩的白马亲王的带领下很有希望走上邪路,很是欣喜,不能不喝彩几声。

为什么要聊白马呢,首先,白马是这事情的主角,必须聊,谈“预备立宪”能不聊老佛爷吗?其次,是出于私人目的,作为粉丝,一直都想拍一下白马的马屁,但要拍白马这种高级马的马屁,技术难度高,这次机会很好。

继续阅读

为什么懂了那么多道理,你还是没有改变

转自:http://www.aiweibang.com/yuedu/32197641.html

– 1 –

一位程序员朋友,住在燕郊,上班在北京市区,上下班总共需要三四个小时。

他每天的日程大概是这样:

6:00 起床,洗漱完出门吃早点,坐早班车到北京市区;

9:00 到公司,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18:00 下班,在公司边小饭馆吃个晚饭坐车回燕郊;

21:00 晃晃悠悠到家。

因为喜欢书法,到家后会写2个小时左右毛笔字,然后上床睡觉。

继续阅读

为什么相信和为什么不信:Critical Thinking视角中的《穹顶之下》

转自:http://blog.softpowerworks.com/?p=5385

正好在此文写到中途之际,在微信朋友圈中读到这样的一个对于《教父》电影的点评,可以用来作为运用Critical Thinking进行思考的小例子:

“《教父》里的人生观:第一步要努力实现自我价值,第二步要全力照顾好家人,第三步要尽可能帮助善良的人,第四步为族群发声,第五步为国家争荣誉。事实上作为男人,前两步成功,人生已算得上圆满,做到第三步堪称伟大,而随意颠倒次序的那些人,一般不值得信任。”

你认同这个结论吗?原因是什么?你不认同它吗?理由又是什么?

我认同它,理由是它讲的正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话出自《礼记·大学》:“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并被无数先哲们辩论过和验证过。

如果你同我一样地认同《教父》中的人生观,应该会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一个人只骂国家政府或他人,而他并没有努力去体现自我价值、全力照顾好家人和尽可能帮助善良的人,他的做法就颠倒了次序,他的议论一般也就不值得信任。

继续阅读

芦笛:中国为什么没有大思想家?

一、问题的缘起

林思云先生曾在网上推出《中国不需要思想家》一文,引起了强烈反响,招来了长达一年多的各式各样的辱骂和讨伐。这篇惹了大祸的文章说了些什么?在我看来,它的要点如下:

  • 1、中国从来没有过思想家。
  • 2、其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国人不擅长理性思维,只知感性发泄。
  • 3、中国人的这个缺点是遗传因素决定的。咱们在理性思维上比不过白人,正如在体育运动上比不过黑人一样,后者体内白肌发达,暴发力强。中国人智力落后的遗传因素是“用进废退”的结果,起因于思维上的懒惰。
  • 4、中国不需要思想家,正如狗不需要经济学家一样。

据我理解,林先生在这里说的所谓“思想家”,指的是康德、黑格尔、尼采那个等级的大思想家,不是在世界上根本不入流的思考者。关於“中国人怎么怎么”这种表达,我认为那是杂文写法,指的是中国人中普遍存在的一种毛病,但不是说所有中国人都有这个毛病。杂文不是基于严格的社会调查资料上的学术论文,不可能给出准确的百分比。

继续阅读

互联网思维的四大构成要件

作者新浪微博:@胡二刀

文章出处:新媒体运营

最近流行一个段子:放高利贷改叫P2P,乞讨的改叫众筹,算命的改叫分析师,八卦小报改叫自媒体,统计改叫大数据分析,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做耳机的改为可穿戴设备,办公室出租改叫孵化器,圈地盖楼改叫科技园区,看场子收保护费的改叫平台战略,搅局的改叫颠覆式创新,借钱给不靠谱的朋友叫风险投资。

这一方面体现出现在互联网的概念是多么深入人心,另一方面又告诫我们得擦亮双眼,不能人云亦云。就拿“互联网思维”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新词儿,各种案例各种总结满天飞,但凡你的创意不加上点互联网思维,都不好意思跟人家张嘴。

继续阅读

樊弓:戏侃马克思主义

注:本文原题为“闲侃”。后一想不对,樊某最近不但不闲,简直是屁滚尿流。题目错也!细想一下,既然用意是想以幽默放纵的口吻和深入浅出的方式来讨论那个对我们的国家、社会和人生影响最为深远的学说,叫“戏侃”则更合适。还是这个方式,边写边改边贴。

最近在网上发了几篇文章,数度提到马克思主义。便有网友以为樊某不懂装懂,随便玷污神圣。樊某真没想到,在经历了“苏东波”和改革开放的今天,信仰马克思主义者还能有这么多。樊某曾跟泰山大人谈起老马的谬误,本意是给岳丈露一手,没想招来好一顿臭骂:“全国上下那么多研究马列的还没你懂?”差点没把女儿抢回去。

继续阅读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文/樊弓

第一堂课

上课时,我放了一个屁——很普通的屁。既不很臭,当然也绝对不香。

可怕的是,教授正在讲辩证法。

“请你自己对这个屁作一下判断,”教授说,“它好还是不好?”

我只得说:“不好。”

“错了,”教授说,“任何事物都有矛盾组成,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

继续阅读

逃出你的肖申克:索引